立法院長王金平涉入關說案,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認為馬英九總統的處理方式有欠周延,應該給予王金平應有的尊重。

對此,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今天(10日)表示,總統無意不尊重或屈辱王金平,而是王金平沒有給司法基本的尊重。

對於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的相關說法,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表示,任何決策思考的確必須周延,要考慮國家安定與政黨團結,但如果立法院長可以關說司法個案而不必負責,造成司法公信破產,國家如何有安定可言?立法院長如果可以關說個案而不必負責,執政團隊要如何向國人交待?執政黨又如何向黨員交待?這樣的政黨要如何團結,「難道要團結在縱容司法關說的風氣裡」?

對於連戰批評不該這樣屈辱國會議長,羅智強表示,總統無意屈辱王金平,而是王金平在關說那一刻已經不尊重司法。

羅智強:『(原音)馬總統並無意於不尊重或屈辱王金平院長,而是在王院長打電話給柯建銘、曾勇夫、陳守煌談及司法關說的那一刻,司法就陷入了屈辱。

不是馬總統不給王院長基本尊重,是王院長沒有給司法基本尊重。』

羅智強表示,這是司法史上最大的關說醜聞,總統怎能若無其事、默不作聲?他強調,在大是大非面前,總統選擇了對國家、對歷史負責的態度,就是不能、也無法坐視司法公信被國會議長的關說摧毀。

羅智強說,這是全國人民對民主價值、法治信念做出選擇的關鍵時刻,總統不能迴避或沉默,必須對國家、對歷史承擔責任。楊雨青 | 中央廣播電台

根據監聽比對…「行政不法的證據夠了!」

「關說和貪汙一樣,都在密室進行,當事人都是共犯型態,要查證很困難。」檢察總長黃世銘承認查無柯案關說的直接證據,但根據監聽譯文比對後來的人、事、物證全都吻合,「違法接受關說,行政不法的證據夠了!」他才決定移送法務部長曾勇夫至監察院調查。

外界指特偵組以偵辦刑事案件的手法查獲關說屬濫權偵辦,證據力薄弱。黃世銘反駁,關說和貪汙案一樣,都是密室犯罪,當事人都是共犯,從表面證據看,很難馬上判斷是單純的關說(行政不法),或是有收賄的貪汙瀆職(刑事不法),只能先蒐證後再查證。

他說,本件關說案最後發現只有行政不法,沒有刑事不法,所以僅以行政違法送辦;如果他明知有不法,卻放著不辦,才是濫權不偵辦。

黃世銘解釋,檢方聽到王金平與柯建銘的通話內容,認為「王金平身為國會議長,不可能開玩笑」,因此調閱王金平與曾勇夫、陳守煌的通聯紀錄,再經傳喚檢察官林秀濤供述的證詞,以及事後林秀濤真的沒有上訴、柯案果真無罪定讞的事實,人、事、證詞全部都吻合關說內情。

一般案件,證人的證詞通常是對自己有利,對他方不利,這樣的證詞證據力不足,還要再查證才能確認是否真實。黃世銘說,通話譯文對王金平自己不利,對曾勇夫也不利;林秀濤的證詞對她自己不利,對陳守煌也不利,「這樣的證詞證據力很強,夠了!」

有律師批評特偵組公布監聽譯文、通聯紀錄違法。

黃世銘表示,由合法監聽取得的通話內容可以佐證關說內情,案子從刑案轉行政調查後就不是偵查秘密。他說,關說是不法行為,通話譯文就是違法的證據,不是個人的隱私。劉峻谷╱台北

黃世銘 五度稱「司法史上最大醜聞」

〔自由時報記者林俊宏/台北報導〕特偵組上週指立法院長王金平透過法務部長曾勇夫和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關說案件後,引起社會譁然,神隱三天的檢察總長黃世銘,昨天上午主動對外說明,但全案目前仍是羅生門,他竟五度以「司法史上最大醜聞」,來形容這起關說疑雲。

黃世銘昨表示,高檢署檢察官林秀濤的證詞緊咬檢察長陳守煌介入,因坦承不諱,將來會從輕處理,經再比對王金平與柯建銘的通話內容,再調閱王金平與曾勇夫、陳守煌的通聯,加上林秀濤未上訴,人、事和證據均吻合關說內情。

黃世銘強調,通話譯文對王金平不利,對曾勇夫也不利,林秀濤的證詞對自己和陳守煌也不利,足見事證明確。黃世銘說,政治打手一詞,對他和特偵組是嚴重污衊的指控,他強調,「這個黑帽子,我一定要強烈抗議」,他表示,當檢察官報告查獲此事,「我若擺著不辦,會被質疑放水、瀆職」。

駁政治打手說法
此外,外界質疑黃世銘向總統報告涉及洩密,黃世銘說,因牽涉立法院長及法務部長,茲事體大,事涉憲政體制問題,加上沒有刑責,只有行政違失,才決定在卅一日晚上赴官邸向總統報告,並非越級報告。

至於全案是否還有其他未爆彈?黃世銘表示:「無可奉告」。記者還問黃世銘,曾勇夫和陳守煌兩人批評他「有仇必報」、「刻薄寡恩」,黃世銘則說,依法辦案、公事公辦,「我原諒他們說這樣的話」,自己不會中途轉任跑道,會做完剩下七個月的保障任期。記者會結束時,黃世銘下發言台時,一時不察還踉蹌一步,幸未跌倒。


Tags: , , , , , , , , , , , , | 引用(0)